365bet在线体育|bet体育在线投注官方
做最好的网站

小城之春,小城之大寒析

2019-09-29 08:01栏目:港台明星
TAG:

独白与无言
旁白常常是电影的败笔。但这部除外。玉纹的声音低沉、疏离,充满纵深感,她是当事人,却又抽离出来。最具书卷气的台词,听起来却不矫情,反而韵味十足。她在城墙踱步的一段一段独白,用的是稍微下沉的声线,直线循环型的台词,“一天又一天的,一天一天的”,“他没有勇气活,我没有勇气死”。勾勒出对这种日复一日,接近死亡的,却无法挣脱的生活的绝望心情。在城墙的时候,整个人放空,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这是她最贴切的感觉。这也是礼言对她的评价:“她对我越好,我觉得越冷。”玉纹这样一个女人,亦古亦今,跟沉沦过去不合时宜的礼言在一起,她可以关闭所有的感官,抑制所有的欲望,认命地过着一天又一天的没有死气沉沉的日子。即使如此,她却不能满足,她还是会在站在城头,往外看,靠着那点松活活着。
而当志成到来的时候,她的声音有了起伏,甚至出现轻微的颤音。“谁知道会有一个人来,他从火车站来”“我怎么就没想到他会来”“或许是他,还许不是他”“我想不会是他”“你为什么来,你何必来”“要我怎么见你”言语的反复,退去又回来,将玉纹心理状况刻画得淋漓尽致。本来以为这辈子就这样过,以前的情人却出现了,既兴奋却又恐惧,不知所措。“他还是来了”,是一种异己的莫名的力量推进她,“在劫难逃”。遇上志城,她可以充满激情,焕发出女人特有的妩媚,穿上颜色鲜艳的旗袍、戴上美丽的头花。她渴望抓住这根稻草,挣脱这个冰窖。可是,当机会来了,她又选择退怯。十年前,她也做了同样的选择,她没有坚守爱情和等待,而是嫁为人妇。暂且不提一个乱世中的女人是多么的无能为力。但是,玉纹的选择很大程度上归咎于她这样的性格,冷静,激情澎湃的时候都可以保持惊人的镇定,甚至有点怯懦。她不愿去选择,而是让历史让时局来替她选择。这确实是知识分子的原型。知道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生活什么是追求,却永远下不下决心却追求,总是处于观望状态。
整部片子独白与沉默的节奏掌握得非常到位。有一段是玉纹试图借酒壮胆进入志成的房间,却被他拒绝,两个人的纠缠。玉纹踱步到了他房门、志成开门又关门、玉纹破门而入、志成随后、俩个人纠缠、志成抱起玉纹又放下、将玉纹锁在门里、玉纹用手将门玻璃打破、流血受伤、志成为他包扎、痛苦地吻她的手……这一系列动作异常激烈,俩人内心的战斗也非常激烈,但这段却没有台词,一片沉默,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窒息过后又是一片无奈的沉默。
建筑影像
    悠长走不到尽头的城墙,破败的白墙黛瓦。这部黑白片似乎格外适合表现这样的主题。礼言的出场,是透过一个墙洞的慢镜头推进,从画面看,他仿佛定格在一个框框里,包袱了历史沉重的十字架,而这也决定了他生命的脉络。破败的身体,沉浸在过去的繁华里,觉得自己败坏了家业,整天躲在断井颓垣顾影自怜。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旧时人形象,在中国的历史上随处可见。面对时代的更替与历史的剧变,有些人选择了变,但更多的人尤其是没落贵族,总是宁愿选择永远地定格在繁华无限的历史与凭吊国破家亡的现实。记得张爱玲小时候对着清朝遗老念“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眼看着他的泪珠滚下来。礼言作为活死人,无力守住家业,遑论东山再起,个人在历史面前总是束手无策的,“个人是历史的人质”。他的逃避与怯懦也给玉纹带来了难以弥补的伤痕。

⑴全片以玉纹的独白为线索。经典意象:城墙、安眠药、风。老黄(佣人)。礼言。妹妹戴绣。“可爱的一朵玫瑰花,赛过玛瑞亚……”“我没有勇气死,他好像没有勇气活了。”(玉纹)礼言:“我的身体怕跟这房子一样,坏得不能收拾。”礼言:“我不知道是我撇了你,还是你撇了我?”
⑵章志忱:“是你!”礼言:“是我!”礼言:“是你!”章志忱:“是我!”章志忱:“大嫂,是你?”玉纹与章志忱之间的若即若离。“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在小河里划船)“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在这破败空虚的城墙上。”(玉纹)礼言:“她越对我好,我越觉得她冷。”
⑶从妹妹戴绣身上,我看到了玉纹年轻时的影子。章志忱:“好想你们都喜欢到城头上来,为什么?”戴绣:“只有这处好玩嘛!沿着城墙走,有走不完的路;往城外一看,用眼睛使劲往远处看,就知道天地不是那么小。章大哥,呆在我们这个小城里,尤其是像我们那样的家,真会把人给憋死的。大嫂每天早上买菜,都要到城头上来走一走的,也许那样能使她心里头松快一点,就是这点松快使她有勇气再活下去。章大哥,你在想什么?你听见我说了什么?”戴绣:“听见了,那你在想什么?”章志忱:“我在想,你将来也许会成个诗人或者是哲学家。”
⑷玉纹的病态举止。章志忱:“我走的那年你不也十六岁吗?就没有人给我们说媒。”“像是喝醉,像是做梦。这时候,月亮升得高高的,微微有点风。”(玉纹)志忱和玉纹都去礼言的房里要安眠药,巨大的影子照在蚊帐上,黑栋栋的。礼言:“……你的青春还在。”礼言的自杀意图。玉纹和礼言站在城头上眺望远方。

《小城之春》旧版赏析:

中国电影历史与美学

首先在整个故事架构上,新版与旧版并无明显差别,但在一些细节,人物的处理上,二者却有不同。
第一在结尾上,旧版的结尾是,章大哥和小妹妹共同出城,在城墙上,玉纹站在破败的墙头上,虽然我们只能看见她的背影,不过大概可以猜到,她应该是在目送章大哥远去,而慢慢的,从镜头的右侧,礼言的身影走出,他看了看玉纹的方向,玉纹也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回头望了望他,他走上前,两人一同望向远方。而新版的结尾是,章大哥和妹妹共同走出小城,紧接着镜头是玉纹在窗边绣花,就在她低头一针一针绣好像永远绣不完的时候,传来汽笛声呜咽,声音遥远却又清晰,玉纹的动作有些许停顿,她听到了那汽笛声,明白爱人已然远去,不知会不会再回来,自己也会不会再出去,可又能怎样呢?生活总要继续,她并没有过多纠缠,更没有伤心欲绝,生离死别地嚎啕大哭,相反,她停止了她的停顿,继续绣起了花。而院内的礼言则举起钳子剪枝,望了望火车的方向。那堵城墙依然屹立在那里,巍然不倒。

 费穆的这部《小城之春》在早期中国电影中可谓登峰造极之作。特别是在电影语言与手法上更是达到了极其成熟的水准,是前辈们探索结果的集大成者。
 影片的一开场是一个低沉的中年女性独白,她介绍自己每天住在这个破败的小城里,看不到希望,满腔苦闷,镜头交代她在城墙上走过,先是一个低角度(low angle)背面走远,再接一个低角度正面走来的镜头,这两个镜头用dissolve连接,在情节上重复,用dissolve相连,女主角心里“粘滞”困苦的感觉仿佛就用这一个镜头慢慢fade out,另一个镜头一点点fade in比拟了出来。
 女主角回到自己的房间,她一推门,处于画面的中间层,前景有垂下的帘子,虚化在前,后景是房门,她在门口停了停,接着缓缓漫步向右,坐到自己的床沿上,镜头跟着她Pan向右,待坐定,镜头的前景亦有一垂帘做前景,而整个房间的纵深仿佛女主角深不见底的空虚与孤独,她的独白再次响起,说到“往后的日子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导演功力通过此镜头可见一斑,费穆将镜头的左右摇动,场面的纵深切换以及演员的场面调度(mise-en-scene)完美融合。
 在另一个长镜头中,礼言在后院垒砖,妻子玉纹从砖后出现,在远处的小山坡上,从构图上看,弯下腰捡砖的礼言,头刚刚贴上玉纹的脚,二人的力量对比通过这个富有象征意味的镜头隐晦表达出来。
 玉纹本在绣花,在听说章少爷来之后,她立马停下了绣花,待老黄走出镜头,摄影机track in到她面前,强调她脸上的表情的复杂。她的独白说“我心里有点慌,但我努力保持镇静”。画面上她来到自己的房间,梳妆打扮自己的容貌,带着几分惶恐,带着些许期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象曾经的情人,对旧情人的想象比真正见到章大哥更让人揪心,这段戏真是精彩!可惜新版《小城之春》里并没有这段描写她惶恐期待的戏。
  章大哥来到后的第一天晚上,四人有一场戏一镜到底,镜头的内容变化是这样的:首先是玉纹在前景倒水,章大哥和小妹在后景唱歌,前景实,后景虚,但朦胧间能见到章大哥的眼睛在看着玉纹。玉纹将水倒好,向左走,镜头跟着她pan向左,来到礼言面前,喂他吃药,就在礼言痒脖咽药的一瞬间,玉纹转头看了一眼章大哥。感觉就像在水底憋了很久的气终于冒出睡眠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似的。待礼言用完药,玉纹又回到原位,摄影机跟着她pan了回来,跟之前不一样的是,导演在这里将后景的章大哥和小妹实化,而将玉纹虚化,观众清晰的看见章大哥看着玉纹望穿秋水的眼神。小妹见章大哥走神故意唱大声提醒他的注意,而后礼言走向章大哥,整场结束。一言不发,全凭几个眼神和镜头运动,思念却又压抑的感觉在小妹缓缓的歌声中酝酿。
  四人在和煦春风里共同泛舟划桨的那段,几个镜头dissolve在一起,感觉情意绵绵循环往复,永无终点,想要摆脱却又好像不忍舍弃,拿不起也放不下,和层层水波纠缠在一起,无论怎样切割,都不能终结他们的心事。
  另一处镜头里,章大哥和玉纹在城墙幽会,二人顶天立地,没有任何前景,后景就是广袤的天空,一种“完完全全的二人世界”的感觉得以传达,之前二人的相见总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往往还会带一些花草或房门的前景,感觉总是有所压抑,直到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二人。“变了吗?”“没变”镜头反复在dissolve,意义如同之间泛舟的场景一样。
  有一场章大哥和玉纹的戏也颇值得玩味,是玉纹向章大哥为自己的妹妹“提亲”,她的身份既是嫂子,她要照顾妹妹,所以她说“我是她嫂子,我得管”同时她当然也是对章大哥有爱,因此她仿佛又对妹妹有些“嫉妒”,也像对命运有些“埋怨”,最后她话说了一半就告别“明儿见”她说道,但当章大哥听到这话之后赶忙说“等等”。玉纹见章大哥着急,说明他真的在乎她,她仿佛又出于愧疚,改口说“我和你闹着玩的,别生气”这段二人关系非常ambiguous,而且感觉非常的丰富,十分享受看起来。
  
新版赏析以及和旧版的对比:

最明显的一个差别是,新版取消了女声独白,没有苦闷的抒情,我们对女主角内心世界的感悟并没有旧版那样强烈。这样的一个坏处就在于,章大哥的前来,玉纹对他的渴求就显得没有铺垫从而让观众体会不深。再比如,当她梳妆打扮的时候,她说“我努力保持镇定”,这话和她实际上忙乱的样子对比,就为她的动作增添了另一层含义。这个戏从戏剧上来说是偏向静态的,情节推进并不多,重在强调人物的内心状态,因此非常适合独白,独白不仅是一个手法,它更是带领我们进入玉纹内心世界的手段,从这点上说,旧版比新版更好的刻画了玉纹的内心。

另外在一些细节处理上,新版也与旧版有不同:(1)比如之前分析的扔药镜头,就没有故意将二人的力量关系通过身体位置呈现出来。(2)夫人听到章少爷来的时候也没有track in镜头去强调心理活动。(3)礼言和章少爷相处叙旧的时间和深度加强。(4)四人出门游玩,将游玩场景换做一个下山坡,章少爷帮助夫人下山因而有肢体接触。(5)章少爷与玉纹二人单独出游的戏,景别由旧版的特写换做全景,而且多了章少爷爬树那手绢的戏。(6)加多了章大哥和妹妹跳舞的戏,让礼言口中所言的二人感情发展更有确据。(7)夫人在床上哭,镜头看过去的角度有床栏杆挡在她前面,像牢笼。

相比较而言,旧版礼言和玉纹在城墙上的镜头比喻性很强,两人共同望向远方,可以理解为,两人共同眺望未来的生活,也是一个带给人希望的结局,但正因为动作象征性很强,因此造型显得有点刻意。相比之下,新版的处理更加细腻,更加内敛,两人都还在做原来的事情,只是再做之时,却在这时,笛声吹老。心里会带着回忆,也带着对未来生活笃定的感觉,正是因为这两者在内心有微妙的冲突,才会让玉纹停顿,让礼言手悬半空中,这种内心世界的变化超越了平凡的动作本身,而赋予了生命新的内涵。但这种处理更加隐晦,画面感没有旧版强。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体育发布于港台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城之春,小城之大寒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