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在线体育|bet体育在线投注官方
做最好的网站

生命是酷刑,挪威的森林

2019-09-20 15:27栏目:内地娱乐
TAG:

  给《never let me go》写影评,题目却想到hollow man(隐形人 经典恐怖片),是因为电影里汤米身上的伤疤给我印象很深,感觉他的身体被掏空了。隐形人里的hollow一语双关,这里hollow纯然是自己的感觉。一直爱看恐怖片,但见不得利器和肌肤接触的镜头,总有强烈的通感,浑身起鸡皮疙瘩。
  一看完,觉得电影赤裸裸地拍着客观存在的悲剧,凄凉的很。就搜了几篇影评看看,有一篇提到we are all donors,社会给我们灌输着如Hailsham里一样的思想,而后我们捐出自己的生命力,最后什么也没留下。想法有点意思,观点就太做作。其实电影在拍的不过是谁也躲不开的生命过程,让它发生在几个年轻人身上,再加上爱,起到放大的效果。
  我们的日子里,没人在我肚子上刷酒精,然后取走我的肝或肾。但那又如何呢,岁月会替他们取走的,有一天,器官衰老到无法工作,肌肉萎缩,皮肤满是皱纹,背驼得像龙虾,目光呆滞,思维迟钝。这和donate何异?Maybe none of us understand what we live through or feel we have enough time. 没有缓捐,也不能逃离。所以汤米的哭喊才不是愤怒,而是无尽的悲凉。 最后凯西的独白: But I’m not sure about if our life have been so different from the life of the people we saved, we all complete. 你们哪有不同啊!生命是酷刑。
  说到酷刑想起了布鲁诺,教廷说,只要你承认曾受魔鬼之诱惑,可以免遭刑罚。砍头、上吊、喝毒药,可随便你挑。临死前还可玩个妓女,嫖资教廷报销,他都不答应。还有圣女贞德,被烤的Crispy Outside. Juice Inside 连句脏话都没骂。至于我,二十岁,觉得什么也别想让我donate。我爷爷该有具体的感受吧,可他已经老的没法回忆了。
  看完了《never let me go》,没发现是科幻片,也觉得original指父母没听说过。之后搜了电影的资料,才理清楚背景。原著作者是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难怪电影里充满了宿命主义的凄美。至于黑石一雄,该不想自己陷入那宿命吧,所以说不定会像川端康成一样,叼着煤气管自杀。
  电影里还提到了hailsham里长大的孩子对性的无知和对original的寻找,都引起了我的好奇。若真有个孩子在与世隔绝的环境里长大,他会了解性吗,他会好奇自己的来源吗,他天生的道德观是怎样,有多少准则是社会附加的。不过让任何孩子这样长大都是违背现在的道德观的,所以不要乱想,好奇害死猫。

世界上的第一只成功的克隆羊,叫多利,我们大家都知道,她诞生于1997年,这是迄今为止最著名的一只克隆生物,还是哺乳类的高级生物。二十一世纪的第一年,克隆人已经不存在技术上的难题了。十年之后的现在,我相信明里的那些疯狂的科学家,暗里的那些羞涩的政府一定都在进行着克隆人实验,虽然我不知道,但我一定毫不奇怪,某一天一觉醒来,打开电脑上网,网易的头条新闻告诉我:某某国成功的完成了第一个克隆人。
但是这个电影的时间完全不对,石黑一雄将医学技术的突破写成了1952年,到了1967年,人类平均寿命突破了一百岁。电影分成三段,1978年,海尔森;1985年,乡居;1994年,终结。石黑一雄的这本小说出版于2005年。他完全可以将小说写成进行时或将来时。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了过去时。所以,我不确定的是,他写的真的是克隆人吗?
那些想要寻找类似《逃出克隆岛》这样的刺激的观众,难怪你们看这个电影的时候会睡着。这个电影其实并不关心克隆技术,它也不是什么科幻电影,它根本不关心科学。
第一部 海尔森
好的电影就是这样的。每一个细节都很般配。就像电影开始的海尔森学校之歌。一群天真质朴的孩子唱着这么动人的歌,谁一开始就能想到这就是一群克隆人呢?这群孩子不能到学校外面去,他们甚至没有伤害自己的自由,他们为一些残破的玩具而兴高采烈,海尔森似乎不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但是当他们离开以后,我们才知道海尔森已经是最好的一个了,也是最后的一个。就像小的时候,你以为童年是件很糟糕的事,后来你才知道,那已经是你所有过的最美好的时光。
第二部 乡居
这群孩子长大了,他们恋爱,争吵,生活。尽管他们的生活封闭、枯燥,尽管此时他们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的身份和未来,但他们还是很快乐。他们会为蠢透了的电视笑得前仰后合,他们相信一些完全没有根据的传言,仅仅因为这些传言听上去很美好。凯西说:如果我早就知道,我一定会紧紧的抓紧他们,抱住他们,不让无形的力量将我们分开(if i known, maybe i would keep tight and hold them, not let unseen tights put us apart)。谁也没料到,长大不过是离终点更进了一步,谁也想不到,分离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第三部 终结
电影结束的时候,凯西说:“what i'm not sure about, is if our lifes been so different from the lifes of the people we save, we all complete, maybe none of us were really understand what we live through or fell we had enough time.”
WE ALL COMPLETE,克隆人的命运真的和他们所救了的那些人那么不一样吗?凯西和汤米真的相信,如果他们能够证明他们是真的相爱,他们就能够多得到一些时间。很可笑,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完全逃脱这种命运,他们顶多就是想一想申请缓捐,让他们再幸福的生活四五年,然后完成他们的职责。可是,四五年真的够吗?人类的平均寿命突破一百岁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够吗?有首著名的歌叫做《向天再借五百年》。
如果是美的东西,我们总是觉得不够。Never let me go, Never let me go,这几个词多美啊,眷恋、不舍、缠绵。这部电影也是,把人类终极的悲哀拍得那么美,电影里有很多美得无来由的镜头:站在水壶上的小鸟;风中的栅栏;海边残破的船。当然,还有三个美好的年轻人。活在世上多久才算够?青春多长才算够?美好的事物存在多久才算够?
可惜就连凯西和汤米这么卑微的愿望都破灭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缓捐,有没有灵魂都一样,所以电影里的夫人对凯西说:you poor creature。
如果到了某一天,真的有一个克隆人可以救你的命,或者你所爱的人的命,让你或者你爱的人多活几年,你会拒绝吗?就像电影里海尔辛的校长最后说的那样:没有人愿意回到从前的黑暗时代。那个时代我们轻易的就失去了生命和我们所爱的人。所以,伦理道德都是笑话,时间至关重要,只不过,这是唯一我们掌控不了的一件事。

虽然没看过石黑一雄的小说,但我有将这部电影和小说《挪威的森林》进行对比的欲望,一则是因为两者的风格实在太像,我一边看电影一边情不自禁的联想他们之间的种种联系,我愿意将这些比较记录下来,而且相信于我而言是非常有趣的,再则也算是再一次怀念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

要说日本作家对情爱的描述,真的是异于现实却触及深心。电影和小说都在用死亡和性爱讲述一段唯美的爱情。只不过在故事里这些东西的分量稍有不同罢了。都是以性爱引发疑惑,用死亡终结疑惑。
电影里先是露丝去世,汤米和凯西得以有了短暂的两个人的世界。虽然对于露丝再也只字未提,但谁都不可否认他们还是“三个人的恋爱”,露丝的影子始终没有逃脱掉。《挪威的森林》就更不用说了,我甚至相信直子的死去是因为让人明白木月还存在着。《never let me go》用唯美的景象描述了残忍的死亡,特别是露丝,作为器官捐献者,历经三次器官移植,最后在医生从她体内取出血淋淋的肾脏而终止了呼吸。汤米也是在几次器官移除后身体衰竭而死去。所有的画面都很唯美,但是日本作家们却热衷于在这唯美之中展现残忍,尤其是石黑一雄,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这些孩子都是为了以后器官移植才活着的,所以在观看者的内心也一直压着沉重的基调,直至影片结束,也没有得到宣泄的出口。村上就对死亡几乎是一笔带过了,先是木月,从警察的口中得知他是在汽车里装了排气管自杀的。而直子的病逝也是由玲子的一封信件交待完的。

我始终觉得凯西、汤米和露丝就是《挪威的森林》里的渡边、木月和直子,虽然各自的作者都明确的讲清了故事中恋人和朋友的关系,但要我说这两组人物他们都互相是恋人。比如电影里,作者想告诉的是汤米和凯西才是相爱的人,可是作为电影最终想表述的内容,两人的爱是超脱和无暇的,是真正精神上的相爱,而汤米和露丝更像一对恋人,他们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起起居,因为没有那么深刻和完美,两人更像是我们身边的一对普通情侣。而两位女孩露丝和凯西,似乎也完全了解对方心里面的事情,从小就很要好,虽然长大后因为汤米两人都心怀不快,但最终也完全接受了彼此的感情存在,这种豁达就是两部作品里共有的感情关系,我想不妨可以称之为“三个人的恋爱”。就像直子深爱着木月,但和渡边也是想推心置腹的情人,渡边则对木月怀有深深的思念之情。我们脑海中的恋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两位日本作家建立的三人恋爱关系却着实让人升起不同的感动。

但作为疑惑的载体,村上对性爱的描述更多一些。直子和木月从小就好得不得了,可以说他们眼中的世界就是两个人的世界,十五岁时,甚至两人将对方的身体都完全熟悉了。可是在木月死去后,直子在二十岁的生日那天才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渡边。我想这就是性爱成为疑惑载体的原因吧:渡边疑惑,木月和直子那么要好,为什么试了好多次都没有进入她的身体,直子疑惑,为什么和渡边就那么自然而然呢,观看者也疑惑,是不是这三个人才是一个爱情的完整体呢。我觉得电影里将这种疑惑转换了,1985年时,汤米和露丝两人情侣间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了,但十年后当汤米和凯西的爱情完全展露出来时,我们通过背景应该能知道,汤米因为器官移植已经没有了性功能,两人只是在亲吻和拥抱中睡了过去。很明显,作者表达的意图是展现两人纯精神的恋情。

  《never let me go》是一部英国电影,讲的是在一个英国村庄名叫海尔森的器官捐赠者学校里凯西、汤米和露丝三个孩子之间的故事。在看着这部影片没多久,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日本小说《挪威的森林》,因为这本小说给我留下的记忆太深了,所以我十分投入的将《never let me go》看至结束。看完后直接去搜索影片的相关资料,果然,影片是改变自日裔作家石黑一雄的同名小说。

如果说两部作品最大的不同,那么村上是在讲述孤独,石黑是在讲述温情。凯西和汤米很短暂,却多年来心心相印。直子和渡边断断续续了很久吧,却始终进入不了对方内心最深处的那片森林。村上和石黑都是深受西方文学影响的作家,但他们却都喜欢用日本特有的文艺方式,将死亡和性爱注入情感的主题,石黑以散文式的语言,村上以诗意化的描写,分别为我们展开一幅唯美的,触动人心的生命画卷。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在线体育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命是酷刑,挪威的森林